麦克教授顿时就怒得满脸通红

作者: admin 分类: 国民彩票平台 发布时间: 2018-12-11 12:55
华夏过来,但就算是在华夏,会火针的人也非常少,我们也只是听过而已。”
  “对啊对啊,听说火针也不是一般人敢用的。”
  “我想也不可能,你看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火针?”
  “一些针灸大师都不会的手法,他怎么能会?”
  针灸协会的人也都纷纷质疑刘雨婷的说法。
  “我相信他,你们不信就等着看好了。”
  面对众人的质疑,刘雨婷没有丝毫的挫败感,反而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更加的激动了起来。
  在众人纷纷议论的时候,杜仲手中的银针,已经被烤得发白。
  “麦克教授,请坐!”
  一边烤针,杜仲一边示意麦克坐在椅子上。
  杜仲这一出声,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开口说话,都死死的盯着杜仲,看他到底要如何治疗。
  “啪嗒……”
  麦克教授倒是毫不犹豫,立刻就坐到了椅子上。
  “好。”
  眼看银针已经被烤白,杜仲立刻收针,走到麦克教授身边。
  “恩?”
  望见杜仲拿着白针走来,麦克教授顿时就吓了一跳,伸手指着杜仲手里被烧白的银针,惊惧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扎针啊。”
  杜仲张口道。
  “什么?”
  “那个针的温度,现在恐怕都快近百了吧?”
  “现在用那个针来扎人,还不得要了人命啊?”
  杜仲的话声才刚刚落下,全场便是一片哗然,众人都用一种惊骇的目光望着杜仲。
  跟随麦克教授的那群科学家,更是一个个的愤愤出声,张口职责道:“你这是谋杀,人类根本接受不了那种温度。”
  然而,对于科学家们的质疑,杜仲连理都不理。
  “你确定,你用这个针,不是要谋杀我,而是真的要给我治病?”
  麦克教授强行抑制着心底的惊慌,张口询问了起来,就连问话声都有一些发颤。
  “我确定是给你治病。”
  杜仲无奈的撇了撇嘴。
  不懂中医的人就是不好弄。
  这要是在华夏,那有这么麻烦,早就把针扎进去了。
  望着杜仲,麦克教授紧紧的咬着牙关,沉思起来。
  杜仲无奈的返回,继续烤针,保持着银针的温度。
  良久。
  麦克教授才狠狠一咬牙,张口道:“来吧!”
  闻言,杜仲微微一笑,拿着针走了过来。
  “麦克教授,不要!”
  这时,跟着麦克教授的那群科学家,急忙出声劝阻道:“那是谋杀,你承受不住那种温度的!”
  “我想,他应该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我吧?”
  麦克教授摇摇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神色一松,道:“如果他要杀我的话,直接用中医里神秘的‘气’就可以了,又何必用针?”
  闻言,众人不再阻止。
  “来吧。”
  麦克教授大喊。
 
 
第二百二十一章 公布出来,造福全人类
  就算明知道是治病,麦克教授也一样害怕。
  就好象打针一样,见到针头的病人,心里总会有些惊慌和恐惧。
  特别是看到那烧得灰白的针头,一点一点的朝着自己的皮肤靠近,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针头上的热度的时候,麦克教授更是紧张得死死的闭上了双眼。
  “唰!”
  就在麦克教授闭上眼的瞬间,杜仲快速的抓起他的手掌,然后手中被烧得发白的火针,突然一动。
  快速的点刺在其手指微肿的部位两侧,以及指背。
  “恩?”
  手指被刺,麦克教授猛的就睁开眼来。
  眼前的状况,却不像他想的那般,是鲜血直流的情况,反而只有一丁点的血渍,在点刺的针口处。
  不过,是真痛啊!
  毕竟是针刺,而且还是被烧得发白的火针,不痛是不可能的。
  除了麦克教授之外,在场的所有人也都全都把目光集中在杜仲的身上,从杜仲那认真而严肃的表情看来,他似乎是真的在治病。
  反正麦克教授也没有什么危险,大家也都满怀期待和质疑的继续看着。
  “进针!”
  点刺结束,杜仲心中一动。
  立刻沿着得了关节炎的手指皮下进针。
  六分!
  杜仲很清楚,这种方法要看患者的病痛程度来决定,一般而言进针都在五至八分,因为麦克教授的病还不算太重,手指的肿胀,也并没有太过明显,所以杜仲选择进针六分。
  进针之后,杜仲将火针留在其中。
  然后继续转头烤第二根火针。
  望着杜仲,针灸协会的众人是越看越心惊。
  杜仲使用的手法,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甚至就连针灸医书上,都没有记载。
  同样伴随的是激动,但眼睛死死的盯着杜仲一刻都不敢移动分毫。
  想看清楚杜仲怎么做的,脑海中满是盘算,盘算杜仲每一动的涵义!
  杜仲的第二根火针烤好了。
  继续上一次的方法,杜仲为麦克教授的第二个得了关节炎的手指下针。
  如此反复。
  四个微肿的手指分别下针后,杜仲将炸针的部位转移到膝盖上。
  十分钟后。
  所有针扎完毕。
  “取针!”
  因为暗自计算着时间的关系,十分钟一到,杜仲立刻取掉第一根火针。
  拔针后。
  杜仲沿着手臂,寻找到全部的压痛点,然后快速的消毒后,利用火针在每个点上,点刺三针,并将火针留在压痛点内。
  很快的,所有火针全部转移到手臂和大腿上的压痛点上。
  这一系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
  看得针灸协会的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无比的羡慕和崇敬。
  杜仲的手法,实在太神奇了!
  而且还无比的凌厉。
  望着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杜仲,针灸协会的众人,一个个都汗颜不已,他们跟杜仲一样都是学中医,都是学针灸的。
  可杜仲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而他们……唉!
  一经对比,众人只能心头苦笑。
  人和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只有刘雨婷一人,无比的激动和兴奋。
  第二十五分钟。
  杜仲一一把麦克教授身上的火针全部拔下。
  然后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这一次,他没有使用丝毫能量,全靠手法。
  结果,也让他极为满意。
  “好了。”
  收完针,杜仲松了口气,笑道。
  “好了?”
  椅子上,什么都还没反应过来的麦克教授,难以置信的望着杜仲,反复确认道:“你是说,这种根本没办法治愈的病,你只用针刺了几下,就痊愈了?”
  “恩。”
  杜仲点头。
  “不可能吧?”
  “绝对不可能!类风湿性关节炎,要是这么容易治疗的话,那还算什么困扰全球的慢性消耗疾病?”
  “对!这么容易好的话,中医怎么现在还被认为是假的?”
  老外纷纷惊疑。
  谁也不相信,杜仲在这短短二十五分钟的时间里,就能把这么难治的病,治疗痊愈。
  麦克也是难以置信。
  困扰他时日良多的关节病就这么好了?
  见状,杜仲微微一笑,说道:“站起来试试吧,活动活动你的关节。”
  麦克教授满目怀疑的看了杜仲一眼,旋即缓缓站起身来。
  双手一捏一松,膝盖一弯一曲。
  “恩?”
  突然,麦克教授猛的就瞪大了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双手和膝盖。
  赶紧加大活动量。
  蹲起,跳跃,原地小跑……
  随着运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麦克神色上的兴奋之色越来越大。
  “太神奇了,我感觉不到关节处的肿胀和酸痛了,真的好了!”
  此话一出,全场大哗。
  “什么???好了?我没听错吧?!”
  “OMG,他怎么做到的?!”
  “太不可思议!”
  “我的神啊,从今天开始我决定好好的研究一下神奇的东方医术,这太疯狂了!太神奇了!”
  ……新
  一脸怒容的瞪着杜仲,恶狠狠的想说什么,
  望见刘雨婷那么激动,李学立刻出声道:“虽然他刚从
  杜仲微笑这道:“好。”
  “YES!!!”
  众人一阵欢呼。
  一想到杜仲之前的表现,已经火针的效果,他们心里就不由得激动起来。
  “既然大家都想学,那我就直接公开吧。”
  望着兴奋异常的众人,杜仲沉吟了一下直接开口宣布。
  这一下,顿时又迎来了一阵更加火热的欢呼。
  不只是针灸协会的成员,就连在场的学生,麦克教授等人,甚至是记者,都纷纷激动了起来。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麦克教授赶紧道勤道,一脸的愧色。
  杜仲摆摆手,示意没事。
  对他来说,这个手法其实很简单。
  虽然手法是从秦老那里学到的,但火针却是从九大中医世家中的郑家那里学来的。
  在治疗的时候,他将两者合一,形成了一种新创的方法。
  但对他依旧很简单。
  “安静。”
  杜仲点点头,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说道:“想学的,都找个位置做好,今天这堂课,我就给你们仔细的讲讲这个手法。”
  此话一出,众人急忙哄抢着去找座位。
  克教授却是一点也不迟疑的,一把抓过了讲台上的凳子,然后直接在第一排靠墙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从裤兜里掏出笔记本和笔,一脸认真而严肃的等待着杜仲的讲课。
  等众人安静下来,杜仲示意大家把拍摄设备收起来,用脑子和笔记,他不想出名。
  很多人都听话了,但是还有一些人偷偷录,但却被杜仲无一例外全都点出来了,大家才不敢玩毛猫腻,老老实实的用纸和笔记。
  杜仲这才正式开始讲课。
  为了让大家更容易学习,他选择从火针讲起。
  火针的手法和效果,以及需要注意的地方。
  然后,再讲解针灸手法,穴位之间的联系,为了照顾西方学生,还无比仔细的分析了穴位间的关系。
  再之后,又讲解到全身关节的结构,已经病因和缓解之处。
  讲课中,时间过得飞快。
  “丁零零……”
  转眼,就到了下课时间。
  杜仲看讲得差不多了,准备离开。
  然而,大家却迟迟不走,一直拖到了第二节课。
  教室里的众人,甚至把来上第二节课的学生和老师都赶走了,以实际行动来强烈要求杜仲继续讲课。
  无奈之下,杜仲只能更深入,更仔细的继续讲解……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一个徒弟
  一堂课。
  杜仲从清晨一直讲到了中午,到了午餐时间,才全部讲完。
  “呼……”
  讲完课的瞬间,他长长的吐了口气。
  “啪啪……”
  伴随着下课铃声,一个掌声,两个掌声响起……
  逐渐的,掌声越来越多。
  每一个鼓掌的人,都从桌位上站了起来,一些没有站起来的也在匆忙的做着笔记,笔记一完就立刻起身鼓掌。
  到得最后,整个教室里的所有人,全都起身鼓掌。
  包括麦克教授再内。
  全都给予杜仲最崇高的敬意。
  这是一个无私的人。
  倾囊相授,无欲无求。
  在长达五分钟的掌声之后,杜仲面色欣慰的双手合十,对众人鞠躬致意。
  “谢谢大家。”
  这一下,掌声更加热烈了。
  在场的国人,差点激动的热泪盈眶。
  他们知道,这个掌声是给杜仲这个同胞的,但更多的是给祖国的中医的。
  此刻心潮澎湃。
  出门在外这么多年,他们何曾见到过这样的场面。
  无数外国人,甚至是外国的教授、科学家和记者,都为自己的同胞鼓掌,为祖国传承的五千年的医术鼓掌。
  这种场面,狠狠的激励着他们这些游子的心。
  这一刻,他们为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感到光荣!
  在全场所有人的掌声感谢中,杜仲挥手致意,走出教室。
  随后,刘雨婷快速的冲出教室,朝杜仲追了上去。
  刘雨婷这一动,整个针灸协会的人都动了。
  刘雨婷一定要感谢的情况下,杜仲答应了跟她们一起吃饭。
  饭堂里。
  众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吃着,一边不断的诉说着杜仲将课时的画面,当然更多的还是讨论麦克教授终于承认了中医和针灸的事实。
  “杜仲。”
  就在众人讨论得最为热烈的时候,人群中的李学看了一眼坐在刘雨婷身旁的杜仲,然后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朝杜仲鞠了个躬,说道:“我真诚的向你道歉,我不应该说你不爱国,我也不应该质疑你的医术,恳请你原谅我。”
  说话时,李学一脸的诚恳。
  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般桀骜不训的自负之色。
  “小事一桩。”
  杜仲微笑着轻轻点头,说道,“你们都是祖国的骄傲。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有时间能回国一段时间,接受一下真正的高手的教导,这样才能做得更好。”
  “恩。”
  李学重重的点头,然后笑着坐了下来,今天他见识到杜仲的针灸术,知道了自己的差距,也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早就向回国学习一下,听说国内有十位国医大师,要是能够有机会得到他们的教导,或者听他们一堂课那得有多好。”刘雨婷一脸憧憬地说道。
  “这点没问题。”
  杜仲说道,“我最近打算创办一所中医大学,到时候会请国医大师过去讲课,你们可以去听课学习。”
  闻言,众人不约而同的耸了耸肩,显然不太相信杜仲的话。
  虽然身在美国,但他们对国内的中医界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且不说创办一所中医大学要花多少钱。
  那国医大师,又岂能是你想请就能请到的?
  他们都把杜仲的话,当成了笑话来听。
  “不过,我的学校只收有大爱精神的人,没有大爱精神的中医实力再强也不行,有大爱精神的中医实力再弱,也能进!我必须保证我的学校出来的每一名中医都能对病人负责到底!”
  杜仲一脸郑重地说道。
  “恩?”
  见杜仲说的如此郑重,不像是在开玩笑,众人顿时都有些摸不透了。
  “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刘雨婷有些不确定的问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我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干什么?”
  杜仲肯定道。
  “不是吧,创办一所学校需要很多钱诶,你很有钱吗?”
  刘雨婷继续追问。
  “恩,我想……”
  杜仲迟疑了一下,略微计算了一下道:“现在应该够了!”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就惊讶了起来。
  这家伙很有钱?
  看不出来啊,衣服都是很普通的啊!
  没有其他昂贵的饰品。
  而且,他住的地方,还是刘雨婷帮忙订的小旅馆。
  有钱人会住那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旅馆吗?
  “你那么有钱,怎么会住在……”
  一个学生心直口快的问了出来,刚问到一半,就觉得不对劲,赶紧就闭上了嘴巴。
  “住哪不都是一张床一夜吗?”
  杜仲轻笑一声。
  见杜仲说的如此高风亮节,众人更加半信半疑。
  知道这个问题很敏感,所以众人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就算能创办学校,也不一定能请得到国医大师吧,整个华夏只有十个国医大师啊,有些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位呢!”
  刘雨婷继续发问。
  “我能。”
  杜仲笑着很肯定地说道。
  “真的?为什么?”
  刘雨婷顿时兴奋了起来。
  如果杜仲连国医大师都能请到的话,那可就太厉害了!
  比办中医学校都厉害!
  “可你为什么能肯定能请到他们呢?”
  “因为我就是国医大师的学生。”
  杜仲张口答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震惊的望着杜仲。
  一个个都仿佛定格了一般,有些人甚至大张着嘴巴,生菜叶就放在嘴边,却震惊得迟迟咬不下去。
  “你不是开玩笑吧?”
  刘雨婷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知道十位国医大师的名字,你是那位国医大师的学生?”
  李学也问出了声。
  “国医大师,秦开元。”
  杜仲直接张口道。
  “秦开元?”
  李学更惊。
  其中有几个国人,更是快速的掏出手机上网搜索了起来。
  “真的,国医大师秦开元真的有一个徒弟叫杜仲。”
  稍许,一个国人忽然举着手机大叫了起来。
  众人顿时变得无比激动。
  “怪不得!怪不得你真就这么厉害,原来师从国医大师啊!果然名师出高徒!”
  “见你这么厉害,国医大师岂不是更厉害,太让人遐想和敬佩了!”
  “不行,得跟你喝一个,沾沾国医大师的光!”
  ……
  得知了杜仲的身份之后,大家哪还有什么顾忌,在刘雨婷的带领下,众人纷纷向杜仲敬酒。
  不由分说的就是一通猛灌。
  虽然杜仲的酒量很好,但好汉架不住人多,很快的杜仲就醉态萌生。
  “杜仲……大哥。”
  望着杜仲有些醉,刘雨婷悄然咧嘴一笑,一把就拉过杜仲的手臂,一边挽着一边张口道:“等你的学校创办好了,也让我去学习学习,好吗?”
  “好。”
  杜仲脸色微红的笑着答道。
  “我也要去。”
  “我也去……”
  众人纷纷起哄。
  杜仲则是一一答应了下来。
  一顿饭,吃得皆大欢喜。
  吃完饭,所有人全都离开了,只剩下刘雨婷在照看着喝醉的杜仲。
  正当刘雨婷挽着杜仲的手臂,准备扶杜仲离开的时候,一脸醉意的杜仲突然就站了起来,因为醉酒而显得微红的脸色,瞬间恢复过来,眼神也恢复清明。
  “恩?”
  见状,刘雨婷吃惊的望着杜仲,张口道:“你……”
  “怎么?”
  杜仲笑问。
  “你装醉?”
  刘雨婷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愕然张口说道。
  “酒是好东西,但喝多了伤肝,我学中医的,要以身作则,不能好东西用不到自己身上。”
  杜仲哈哈笑道。
  “那你刚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刘雨婷急忙问道。
  “算。”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放心,我说话算数,我回国之后就去建立学校,立秋最短的时间内建设完成。”
  闻言,刘雨婷才安下心来。
  看了杜仲一眼,刘雨婷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杜仲,张口道:“杜大哥,我想求你件事。”
  “什么事?”
  杜仲皱眉问道。
  “我能不能拜师?”
  刘雨婷问道。
  “拜国医大师?”
  杜仲一愣。
  “不是。”
  刘雨婷立刻摇头否认,然后脸色微红的补充道:“我是说,拜你。”
  杜仲大汗。
  他现在都还是个徒弟呢,况且他从来就没想过收徒这件事。
  而且,他并不觉得,现
  针灸协会的人此刻也是无比激动。
  饶是他们本身就会针灸,但今天依然被杜仲的手法震撼到了,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再一个,他们第一次感觉到老外们发自内心的赞扬中医,身为一个华夏人,此时此刻怎么可能不为华夏祖先的伟大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也为自己身为一个华夏人骄傲和自豪!
  “啪啪啪……”
  喧哗中,刘雨婷挤进教室,兴奋而激动的鼓起掌来。
  她这一带头,针灸协会的人的清醒过来,给予杜仲最崇高的掌声。
  随后教室里的全体学生。
  最后,就连麦克教授,以及跟随他的科学家群,还有那群记者,全都鼓掌。
  给予这个神奇的青年。
  给予这个神奇的华夏医术!
  “今天我总算见识到了中医的厉害。”
  麦克教授一边鼓掌,一边感慨道:“这么难治的病,用烧过的针刺了几下就刺好了,这太神奇了!我一定要搞科学研究,我们俩联手,一起做实验,把这个神奇的方法公布出去,一定能造福全人类!”
  说到最后,麦克教授激动得情不自禁,紧紧的抓住了杜仲的手。
  “抱歉!”
  听到麦克教授的话,杜仲当即摇头。
  否定的很干脆。
  “为什么?”
  麦克教授浑身一僵,一脸不解的问道。
  “我没时间。”杜仲如实道。
  “你……”
  麦克教授却突然就愤怒了起来,直接甩开杜仲的手,反而伸手指着杜仲的脑袋,用无比气愤的话声吼道:“你有这么好的医疗手段,为什么不能把其他事情全都扔掉,难道解决病人的痛苦还没你的事情更重要吗?你这种自私的人,根本就没有一点人道主义,你自己有了这个方法,却不懂得分享,你还是医生吗?”
  周围人也都一脸疑惑的望着杜仲。
  他们也没想到杜仲是这样的人。
  针灸协会此刻也全都暗爽了一把,同时心有戚戚焉。
  早干嘛去了?
  早求我们啊!还怀疑我们!现在发现我们华夏有好东西还要我们搭时间搭技术搭人力全都无私奉献出去,哪有这个道理!
  而且他们也猜测这是杜仲独家手段,不会轻易外传,可恨的是这群人拿人道主义大帽子,把杜仲架在了道德架上烤。
  “我确实没时间。”
  杜仲丝毫不为所动,哪怕千夫所指,他还是没时间!
  他要完成任务,他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来提升实力。
  因为古慕儿,还等着他!
  周家,还等着他!!!
  “你……”
  见杜仲再次摇头,,指着杜仲想说些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此时,杜仲却是直接转头,望向刘雨婷。
  “你想学吗?”
  “啊?”
  刘雨婷一怔,不明所以。
  “你想学的话,我教你,学会以后你跟他去做实验去吧,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算。”
  杜仲指着麦克教授说道。
  “好!我学,我想学!”
  刘雨婷激动赶紧喊道。
  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真的出现了,还砸在她头上了,没想到杜仲竟然愿意教她。
  “我能学吗?”
  就在这时,针灸协会中,第一次向杜仲发出邀请的那个会长,走出来,有些惊怕的张口问道。
  “可以。”
  杜仲点点头。
  他不会藏私,越多的人会才有可能普及,医术是全人类的医术,不是某个人的医术,最终医术是要救人的,救的人越多越好,无论用什么方法。
  她毕竟是针灸协会的会长,针灸在美国的发展,还得靠她才行。
  “我能学吗?”
  “我也能学吗?”
  “我也想学,你能教我吗?”
  一时间,针灸协会的学生们全都围了上来,其中还有不少西方学生,一个个都满目希冀的询问杜仲。
  望着众人激动而迫切的模样。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