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握着钱走了出去

作者: admin 分类: 国民彩票平台 发布时间: 2018-12-11 12:55
师父的时间,能尽师父的责任。
  “杜大哥。”
  见状,刘雨婷立刻就撒起娇来,嘴巴一嘟,眉头一挤,抬着他那八字眉,一脸哀求状地说道:“你就收我为徒吧,我是真的很喜欢中医,很喜欢针灸,我发誓我一定不会弱了你的名声,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好不好?”
  “我还没准备好当师傅。”
  杜仲无奈的摇头。
  “你可以慢慢准备!”
  刘雨婷立刻张口,说道:“我能等,只要你答应收我做徒弟,我可以一直等,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什么时候想教我,都行。”
  杜仲苦笑。
  “我求求你了,杜大哥。”
  刘雨婷再次使出撒娇战术。
  见状,杜仲长刹那感的叹了口气,旋即才无奈的点点头。
  “Yes!”
  杜仲一点头,刘雨婷顿时就像是个兔子一般,猛的就蹦了起来,一脸兴奋的望着杜仲,喊道:“徒儿,拜见师父。”
  “这样秦开元就是我师爷了,哈哈,我是国医大师的徒孙,你要是没时间教我,可以拜托给他老人家。”
  杜仲苦笑不止。
  来美国一趟,莫名其妙多了个徒弟。
  还是个有小聪明的女徒弟,不过学中医不聪明不行!
  瑕不掩瑜。
  下午。
  关于杜仲的新闻,正式发布。
  不过,这些新闻的发布却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毕竟这个新闻,并不是白人世界的主流新闻。
  中医新闻,在美国本就没有多少受众群体。
  离开学校之后,杜仲直接回旅馆修炼。
  “恩?”
  修炼中,杜仲感觉眼前一闪。
  立刻睁开眼,这才发现已经到了晚上九点,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最重要的是,杜仲看到,一个激光红点,在窗口摇晃,不时的扫过自己的双眼。
  “终于来了。”
  杜仲深吸了口气。
  他知道,这个激光红点是在通知他下楼。
  来人,肯定是七号!
  没有迟疑,杜仲立刻下楼。
  因为旅馆并不好的缘故,地理位置处于一条小巷的巷口处。
  杜仲出门,刚一转角准备上借,就有一道黑影撞在了他的肩上。
  转头望着那道飞速离开的黑影,杜仲并没有追踪,反而把手伸进裤兜里,从中逃出来一张被卷成细棍的纸条。
  打开一看。
  “巴特里公园,港口!”
  纸条上,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能量一涌。
  “唰。”
  杜仲直接将手中的纸片震成粉末,然后转身走上大街,朝着巴特里公园赶去。
  “这次为什么不用短信联络,反而要让人来送纸条,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杜仲一边赶路,一边暗自呢喃着眯起双眼!
 
 
第二百二十三章 目标,内达华州!
  “巴特里公园……”
  来到公园,杜仲一路朝着港口前进。
  很快的,就来到了公园最边缘处的海岸线上。
  远远的,杜仲就看到海岸线上有着两个港口,每一个港口都停留着一艘大船。
  因为时间太晚的关系,周围四下无人,就连停在港口的船上,都是黑漆漆的,没有一丝灯光。
  “恩?”
  突然,一个红点映入眼眸。
  尾随着红点的移动轨迹,杜仲很快的就发现,红点消失在了第一个港口的船上。
  转目扫望一眼。
  精神力铺散而出,确定周围百米内无人存在之后,杜仲才一闪身,以极快的速度,冲级第一个港口的船舱里。
  在精神里的扫描下,杜仲清楚的知道,七号就在船舱。
  “附近没人。”
  进入船舱,在漆黑的环境中,杜仲张口道。
  “呼……”
  黑暗中,七号长长的吐了口气,张口道:“快到了。”
  “什么时间?”
  杜仲面无表情的张口询问。
  “明天晚上八点,白永丰会秘密进入内华达州机场,然后直接转移到军事禁区。”
  七号张口道。
  “内华达?”
  杜仲眉头一挑。
  “没错。”
  七号点点头,张口道:“或许他们已经发现了些什么吧,之前得到的消息是白永丰会直接回华盛顿特区,但是现在他们改变计划了。”
  “我现在赶去内华达州。”
  杜仲张口道。
  “没问题。”
  七号点点头,补充道:“我们已经帮你安排好了飞机。不过,不是去内华达州,而是内华达州旁边的一个加利福尼亚州,你可以直接去洛杉矶,要去内华达州,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这样应该有利于隐藏行踪。”
  “好!”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我离开以后,帮我解决好州立医科大学那些针灸协会的人,无论如何千万不要影响到他们的平静生活。”
  “放心吧。”
  七号一口答允,说道:“只要不泄露你的身份,他们绝对不会遇上任何问题。”
  “我会处理好。”
  杜仲点点头。
  “另外,还有一件事。”
  七号再度张口,说道:“接到最新命令,最新机密和叛徒白永丰,必须一起带回国,下面要让他接受国民审判!”
  “我知道了。”
  杜仲点点头。
  连人带物,一个命令让他完成任务的难度,瞬间就增张了好几倍。
  不过,杜仲会怕吗?
  当然不!
  说完,杜仲直接离开船舱,前往机场。己有做杜仲也必须做得一丝不苟。
  这也正是他回到酒店的目的。
  他要证明,这个时候他已经回到了酒店,并且已经住下了。
  至少,这样能放松对方的警惕心理。
  回到房间,杜仲又再次检查了一遍,确定房间里没有任何监控,以及窃听器之后,才快速的换上刚刚偷到了衣裤、鞋、帽子和手套。
  然后,一个转身,直接从三楼的窗口一跃而下。
  在夜色的掩饰下,杜仲稳步落定在一条狭窄无人的阴暗小巷里。
  刚一落地,便是身形一闪,朝着车站飞奔而去。
  此刻,车站还在营业。
  车站门口的保安亭也亮着灯。
  亭内,保安趴在床上,神色迷蒙的看着电视。
  没有惊扰保安,也没有惊扰到任何人。
  杜仲直接飞身而起,在监控完全无法捕捉到的情况下,直接从保安亭上空,飞进了停车场。
  “内达华州!”
  找到一张通往内达华州,正要出发的客车。
  杜仲立刻拉开客车侧面放置乘客行李的舱室,钻了进去。
  车子出发。
  当中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前往内华达州。
  躲在狭小的舱室,躺在乘客的行李上,杜仲闭眼修炼的同时,放出一部分精神力,不断的探察着车外的情况。
  “刹!”
  第二天黎明。
  一真刹车声把杜仲惊醒过来。
  “到了!”
  趁着乘客和司机还没下车,杜仲飞速走了出来,绕到客车后面,立刻放眼观察四周,很快的就锁定了车站里,所有摄像头的位置。
  同时,脑海中快速的计算出一条监控完全拍不到的路。
  在安全避开监控的情况下,快速离开车站。
  走在路上,杜仲一步不停。
  甚至就连吃的东西,都是昨天提前准备好,放在背包里的。
  “我需要一辆车。”
  暗自呢喃着,杜仲不断的转头四望。
  很快的,他就见到了一块凌乱的停车场,停车场里有停放着许多车,只有少数是新车,其余的车子全都落满了灰尘,想来是停放了很久,或许已经被人遗弃了。
  仔细的扫了停车场一眼,杜仲首先确定了摄像头的位置,以及监控的死角区域。
  然后迅速的将场内的车辆一一排除。
  最后,才把目光落在停车场拐角处,正对着一道被紧紧锁起来的后门处的车子上。
  “就是它了。”
  心中一动,杜仲立刻躲着摄像头,快速的靠近车子,来到车子前杜仲快速的利用刀片把车门打开,然后进入、接线。
  “轰……”
  车子一响,杜仲立刻停手,左右观察了一圈发现没人注意到之后,立刻闪身出去,把后门上的铁锁击碎。
  然后回到车上,快速的开车离开。
  “车市?”
  开着车,见到一个车市的牌子,杜仲立刻就转了进去。
  因为时间还早的缘故,周围根本没人。
  “卖黑车的啊?”
  进入“车市”杜仲立刻把车子开到一堆车辆之中,把旧的衣服裤子全部仍在车上后,立刻寻找了一张差不多的车子,把停车场偷来的车子与其调换之后,才匆匆开车离去。
  这一次,杜仲没有再做其他的掩饰。
  反而把车子开去稍微清洗了一下,然后直奔机场。
  等杜仲来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
  “刹!”
  轻轻的一脚刹车,杜仲直接把车子听到了机场的停车场里,然后一动不动的坐在车上安静的等待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第二百二十四章 战争机器,杜仲!
  黄昏,七点半。
  一直待在车上的杜仲,才打开车门,在停车场里四处走动观察起来。
  “恩?”
  走到一条很便宜,标注着贵宾出口的通道前,杜仲一个转身,立刻躲在了身旁的柱子后面。
  在通道的出口处,他清楚的看到了一名身传迷彩的美国大兵。
  从神色上观察,那个美国大兵,正在警戒!
  “就是这里吗?”
  杜仲眯着眼沉思起来。
  “这里是最隐秘的一条贵宾通道,同时也是受到最多关注的通道,从这里出去的话,有些棘手啊。”
  呢喃间,杜仲抿着嘴点点头,然后朝那名警戒的美国大兵看了一眼,露出一个玩微的笑意。
  “唰!”
  身形一动。
  杜仲立刻冲向停车场的角落的一个电闸。
  因为带着手套的关系,杜仲直接打开电闸的护罩,然后快速的从背包里摸出一把刀片,小心翼翼的往电闸里,那一捆被胶布捆绑着的电线上,轻轻的割了一刀,然后从电线中把抽出来一根铜丝,用火机烧红之后,定在令一根电线上。
  做完这一切。
  杜仲立刻转身离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贵宾通道,在贵宾通道口处的点线上,贴上一块细小的芯片,然后直接闪身到了通道另一侧的车子后面,安静的蹲了下来。
  “三!”
  “二!”
  “一!”
  伴随着杜仲的默数,那根被烧红的铜丝,刺透到另外一根电线之中。
  “砰!”
  一个脆响传开。
  “噼里啪啦……”
  随后,从电闸开始,一根根电线,突然就噼里啪啦的炸响起来。
  就好象是在地上铺好的火药被点燃了一般,电线的爆炸不断蔓延,眨眼间就来到了贵宾通道的门口。
  伴随着电线的炸响,被杜仲安置在电线上的那枚小型芯片就像是受到了焚烧一般,突然就变得通红起来。
  “轰!”
  红光刚一闪,一个无比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
  就连停车场的墙壁,都被炸出来一个大窟窿。
  一时间,碎石飞溅四射。
  “啪嗒啪嗒……”
  爆炸声才刚刚落下,杜仲就清楚的听到,一个脚步声正徐徐从贵宾通道内传来。
  通道内。
  大兵被突然出现的爆炸吓了一跳,直接举着枪,无比谨慎的一步步走进停车场。
  “噼啪!”
  就在大兵进入停车场的同时,贵宾通道正对面埋着暗线的墙壁,突然炸响,冒出一阵阵火花。
  大兵猛的转头,立刻走了上去。
  “唰。”
  就在这时,杜仲身形一闪,以无比恐怖的速度,直接冲进贵宾通道。
  “防弹车!”
  刚到贵宾通道的尽头,杜仲就看到了一张全副武装的装甲车。
  一刻也不敢犹豫,杜仲直接闪身而上,直接钻进车底,然后死死的吸附在车底上。
  那边,美国大兵检查完之后,却发现这只是一场因为短路而引起的爆炸,除了被烧焦的电线之外,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可疑物品。
  最终,美国大兵在通知了机场安保人员之后,才重新走回到贵宾通道的出口处,继续警戒起来。
  他对杜仲的存在,毫无所知。
  时间过得很快。
  半小时后,八点。
  一直吸附在车底盘上的杜仲,把头一低,露出一只眼来,观察着贵宾通道的情况。
  “啪嗒啪嗒……”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贵宾通道里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出现在杜仲眼前的,一共有三人。
  其中,两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美国男人分列两侧,被两人保护着的,是一名还穿着灰黑色衣裤,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华夏青年。
  青年脚步很快,一边走还一边惊慌的转头四望。
  “白永丰!”
  杜仲双眼一眯,眸中闪过寒芒。
  此人,必然是白永丰无疑。
  “美国特工吗?”
  杜仲很清楚,既然是军方指示白永丰盗窃,那么在白永丰成功之后,他们必然会派遣保护能力最强的人,来保护白永丰。
  毫无疑问,在人质的保护上,美国特工要比大兵做得更好。
  车底下,杜仲并没有急着出手。
  毕竟,这里是白永丰最后一次转移的地方,在这里出手的话,很有可能引起更大的麻烦。
  “轰……”
  白永丰上车,车子启动。
  美国大兵开着一辆军用越野车在前方开道,白永丰和两明特工的防弹车紧随其后。
  车下,杜仲一直观察着公路两边的情况。
  同时,控制着精神力铺散开来,观察着车内的情况。
  “恩?”
  当杜仲的精神力延伸到开头的越野车内的时候,整个人忽然一窒。
  因为那张越野车的车厢是关着的,所以杜仲一直没有注意,以为只有一个美国大兵,但是在精神力的探察下,杜仲清楚的感觉到,在越野车的车厢里,还整齐的坐着十七名美国大兵。
  加上开车的,一共是十八名!
  而杜仲所吸附的防弹车上,还有两名特工。
  这些人,必须全部解决,才能活捉白永丰,完成任务。
  思考间。
  杜仲手掌一伸,立刻调动剑丹中的能量,然后猛的一挥手,剑气爆射而出,狠狠的撞在车子的轮胎上。
  “咻……”
  与此同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骤然响起。
  在剑气的撞击下,轮胎瞬间爆了。
  因为时速很快的缘故,促不及防下,车子顿时不断的摇晃起来。
  甚至就连行驶的方向,都不受控制的从公路上,转移到了公路左侧土地里。
  “刹!”
  甚至连招呼都没跟他的美女徒弟打,就悄然离开了。
  在早已安排好的情况下,杜仲很快的就坐上了飞机,到了洛杉矶,时间还是当地晚上的九点四十分。
  一下飞机,杜仲就直奔市区。
  住进了早已订好的希尔顿酒店。
  “呼……”
  到了酒店,杜仲立刻检查房间中的一切,确定没有任何监控之后,才松了口气。
  “现在是晚上十点,我还有22个小时的时间做准备。”
  呢喃间,杜仲坐在沙发上开始沉思起来。
  稍许,才微微点头。
  “洛杉矶!”
  望着窗外的夜色,杜仲咧嘴一笑,张口道:“我来了。”
  说罢,穿上外套,离开酒店。
  虽然享有“科技之城”的美誉,即便到处霓虹闪烁,但是即便如此,洛杉矶也有着清净无人的黑暗地带。
  离开酒店后。
  杜仲随心游走,很快的就来到了一块无比寂静的,冷清地带。
  “711!”
  在四下无声,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的街道上,杜仲把目光放在了唯一一间亮着灯光的便利商店里。
  商店里,一个很胖的青年女人,正在柜台前打瞌睡。
  除此之外,别无他人。
  “唰!”
  脚步一动。
  杜仲的身体宛如风一般,无比快速的冲入店中。
  不到三秒的时间,便又冲了出来。
  “哐当!”
  门被推开的声响,把打瞌睡的店员惊醒过来,莫名其妙的望着没有起风,却被风吹开的店门,然后再店内环视了一圈,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这才打了个哈欠,低下脑袋。
  然而,正准备打瞌睡的时候,店员却赫然发现,他的口袋里,有一团东西。
  拿出来一看,赫然是钱。
  店员猛的一惊,疑惑的又检查了一下店内的情况,,一脸茫然的在街道上搜寻着什么。
  而另一边。
  早已离开那条街道的杜仲,却是悄然无声的寻走在黑暗中。
  一边走着,杜仲一边从口袋里摸出刚才在便利店里拿的一双黑色丝制手套,以及一顶黑色的棒球帽。
  戴上手套和帽子,杜仲微微抬头,看向远处那个闪烁着霓虹灯光的大商场。
  嘴角勾勒出一丝轻笑。
  继续前进。
  很快的,杜仲就走出了冷清区,直接来到了一个大商场的后门巷道里。
  走进巷道,杜仲仔细的扫了一圈,确定这片区域是监控死角之后,便是就地坐了下来,安静的等待着。
  一直等到晚上10点30分,商场关门,杜仲才站起身来。
  又等了10分钟,等所有工人全部远离之后。
  杜仲才顺着小巷一直深入。
  在小巷等待的时间里,杜仲清楚的知道,商场的仓库就在巷尾处。
  “唰。”
  来到巷尾,杜仲立刻一跃,完全跳出了仓库门口的监控范围,然后紧贴着墙,一边躲避着来回摇动的摄像头,一边朝仓库走去。
  “咔嚓。”
  来到仓库门口,杜仲从裤兜里摸出来一把刀片,注入能量之后,伸进门缝往下一划。
  非常轻松的把门打开。
  闪身进入其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一套全黑的衣服和鞋子。
  然后悄然离开。
  得到想要的所有东西之后,杜仲立刻赶回酒店,还特意在酒店前台跟服务员咨询了一些事情,在监控下待了好一会儿,才转身上楼。
  从跟七号接头时的情况,杜仲就判断出,白永丰那边的人非常警惕。
  很有可能已经把所有进入美国的华夏人都给调查了一遍。
  甚至可能已经盯上他了。
  所以,无论再小的行动和准备,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